企业博客网bokee.net www.bokee.net http://laishuimahetao.blog.bokee.net/  涞水县一小乡镇成麻核桃交易中心 打印此页

涞水县一小乡镇成麻核桃交易中心

http://laishuimahetao.blog.bokee.net    2013-10-7

一个核桃卖出一辆汽车?这不是传说。

  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娄村乡,全国著名的麻核桃产地。麻核桃又称文玩核桃,具体在娄村乡又以虎过庄、南安庄、太平庄、常安庄及西安庄——俗称“五大庄”为主要交易市场。在这几个乡村的寻常阡陌间,每天的麻核桃成交的钱数可达上百万。

  这个只是在手中把玩的物件,价值居然比黄金还高。这样的事实不仅流传在网络上让人咋舌,就连本地人也觉得“太疯狂了”、“实在不可思议”。

  在旁观者看来,这其中必然存在泡沫,充满危机。然而,不论买家还是卖家,却觉得即便存在风险,在暴利面前,也值得一搏。他们对收成信心十足,期待着自己成为下一个“神话”的缔造者,而不是倒霉的那个。

小乡镇成麻核桃交易中心

  “30万,少一分不卖”

  白露前后,核桃下树。在娄村乡的数百户村民们看来,白露这个节气,意味着可能到来的疯狂财富。

  不必像那些往返于城乡之间的小贩,起早贪黑的辛苦劳碌,虎过庄村农妇张贵英的买卖开始于上午十点之后。她跨上篮子慢悠悠地出门,在村中心的一个小道上,捡个热闹背阴的地方,撩开布帘,露出核桃。

  张贵英甚至不用吆喝,不一会儿就有人围上来。

  这条连名字都没有的窄巷,在外地人眼里,有一个看上去很正式的名字:麻核桃交易所。从8月底开始,在“五大庄”的村中心,都自然形成这样一个市场。买卖形式也是简单而原始——身边搁俩篮子,地上铺张布面,将麻核桃摆成几列。买家看上后询价,谈妥后交钱,将核桃装进兜里,起身走人。

  9月4日上午,像张贵英一样,虎过庄上百个村民都在此摆摊。“不卖假烟、不卖假药;不坑小孩儿,不坑老道;真真正正的麻核桃。”孙军民叫卖的时候戴着麦克风,自编的顺口溜,吸引了不少买家的注意。

  眼看围拢的买家越来越多,他故作神秘地说:“今儿和大家有缘,就让大家看一看我的好货。”说完,他从身后的一个包里掏出两个卫生纸包裹的核桃,剥开纸,是一对儿三棱的核桃:“30万,少一分也不卖。”众人哗然。

  各地买家开豪车来买核桃

  “现在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来这儿收核桃”

  在围观的众人间,孙军民眼尖看见了其中一个腰间别着奔驰车钥匙的买家,他向对方打着招呼:“来大哥你看,”他将核桃竖立起来,指了指,“和你的奔驰车车标一样不?这对儿绝配,全国就这一对儿,除了我这儿哪儿都没有……你转转看,看它有多美……”

  一个来自北京的买家凑上前,拿出一个核桃,和孙军民其中一个核桃比对了一会儿,问他:“你这个多少钱?”

  “五千。”孙伸出五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。对方撅了嘴:“你看这俩是一对儿不?”孙显得很开心:“绝对是一对儿。”

  “那我五千把我这个卖你吧。”她把核桃递在孙面前。孙却回绝了,表情严肃:“我不玩儿核桃。”然而,就在这个买家要离开时,孙又喊住:“这样吧,你把核桃搁我这儿,我卖1万,卖了,咱俩一人五千。”

  对方犹豫了一下,笑了笑,也拒绝了……但却说:“你帮我留一会儿,我转一圈看看再说。”

  这一天的买家数量难以精确统计。他们操着各地口音,来自北京、天津、黑龙江、辽宁等地,最远的一位来自陕西。很多买家通常开着宝马、奔驰、路虎、雷克萨斯等豪车。

  “现在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来这儿收核桃。”娄村乡乡长王俊国说。

  全县核桃年产量3000万个

  “要是村子里有三分之一的人不种核桃,货源都跟不上”

  梁玫,来自北京。作为刚入行的新人,她第一次来到这里,想卖几对品相好的核桃回北京倒卖。她身上带了几千块钱,却连一对儿“模样还算说得过去”的核桃都买不到。沮丧过后,她开始感叹这行“水太深”:“这儿都是现金交易,不能刷卡,一路上带着大几千元,我还真不踏实。不过看看别人带的钱……我这点钱不算事儿。”

  根据涞水县林业局的数据,今年该县麻核桃的产量约为3000万个。即使如此,种植户王振兴认为只能勉强应付市场需求:“要是村子里有三分之一的人不种核桃,货源都跟不上。”

  因此,卖家王振兴如今完全可以坐享其成:“我从不推销核桃,买家会主动上门。”而他那一千多棵核桃树产出的上万个核桃,也根本不愁卖。

  就在他和记者交谈时,邻居家刚成交了上万元的核桃,买家来自东北,以平均300元一个的价格买了数十颗名为“满天星”的核桃。

  “大户”每年交易上百万

  “散户那几乎没好货,乱喊价”

  来到“五大庄”的买家,通常都会带着比较多的现金。出现几万元甚至十万元以上的交易,并不是每天都能见到。但“薄利多销”,“五大庄”一天的交易量“上百万”,并非毫无根据——因为在这些“散客”背后,还有称作“大户”的买家。

  “那儿几乎没好货,而且都是乱喊价。”苏永强有些不屑地说。

  苏永强,来自天津,从事麻核桃生意近十年。在涞水当地人看来,他是“大户、上游买家”。他自己也自诩为“专家”、“只做精品”。据苏永强说,他每年在核桃上的现金交易量有数百万之多,金主加上老手,成就了他在业内的名气,也“确保自己是麻核桃收货第一手”。

  苏永强收核桃,但市场上难觅好货,他就赌核桃。赌核桃其实就是赌青皮,青皮就是未剥开的核桃,就像翡翠原石。核桃熟不熟,从青皮外表不能断定。赌核桃的人掏钱剥开,熟了就赚,没熟,就只有认输。

  今年带着几百万资金来到涞水的苏永强,从8月初到现在,住了将近一个月,才花了100多万。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:“往年一个星期就花100万,最多半个月收齐货就回天津了。”

核桃价比黄金贵

  “一个核桃30克,能卖10万元”

  今年收货难,苏永强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天气。“今年雨水大。”他走近几棵核桃树,一脸沮丧地说,“核桃60%都没熟。”不熟的核桃在圈内称为“泡”,一文不值。

  说着话,苏永强从包里拿出一个核桃,说:“以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,这个应该是熟的。”这是他花500元赌的一个青皮。这段时间,苏永强花了上万元赌青皮,但只有10%的果子熟了,他为自己辩解道,“今年没按常理出牌。”但他显然并不甘心,他拿着核桃不断重复:“就这个要是剥好的话,应该值3000元到5000元。”

  “其实赌单只还便宜点,要是成对的赌,可能要支付万八千的。我堵对了这只,要是再赌另一只也成对儿的话,我只支付1000元,然后几千元卖出去,能赚很多。”

  苏永强告诉记者,他在核桃上最大的一对儿成交金额是20万元。一个核桃不过30克,平均下来,价值比黄金要贵很多。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这对儿核桃很快就卖了出去,成交价翻一番。他还是有些不满足:“要在北京,能到50万元。”

2008年价格开始疯涨

  “一对核桃顶教师一年工资”

  当地一位政府官员告诉记者,涞水麻核桃的由来,其实是一个偶然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一位南安庄的老师,在山上剪回几个麻核桃枝,然后嫁接成功,几年后麻核桃卖了点钱。

  “当时才五块钱一对儿。”这位官员说,“所以我说这是‘盛世的黄金’——战乱时涞水县把麻核桃都砍了,这种核桃不能吃,所以都腾出地来种庄稼。”

  苏永强记得,麻核桃价格疯涨是从2008年开始的,“那一年好核桃大批下来了,价格一下子高了。”据他了解,是因为涞水当地的种植户,在2004年和2005年开始大量嫁接核桃,树种更新需要三五年的空档期。

  苏永强说:“我是2003年接触,2004年才开始干这行的。那会儿天津做的不仅少,而且都是老人。他们在地摊上摆两三对儿,过千的都是天价。现在低于一千的都是垃圾,差距太大了。”

  王永是当地一名小学老师。当年他是从亲戚那里找了一个枝桠,然后嫁接成功。如今,“王永官帽”是非常流行且高价的一个品种。

  “他一对儿核桃顶一年工资了。”因此,当王永成为“名人”以后,当地人更乐于拿他的职业开玩笑:“老师是他的副业,卖核桃才是主业。”

  如今,关于财富的故事,每天都漂浮在这个小镇的上空。比如,去年李旺有一对儿核桃卖了七万二;李占军赌核桃一天赚了12万;一个从陕西倒核桃的人,80元一个收的,800元一个卖的,只是骗那些不懂行的人,今年也挣了几十万。

  核桃究竟价几何?

  “一棵核桃树苗200元”

  种核桃的收入如此之高,核桃能卖出如此高价,让外人难以理解——核桃究竟身价几何?

  王振兴,虎过庄“首屈一指的种植户”,家里有上千棵核桃树。在未从事麻核桃生意之前,王振兴是乡卫生院的一名医生。他不讳言,种植核桃,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
  王振兴带着记者前往他的核桃园,园子用铁网围着,每隔几棵树就有一只狗。在另一个园子里,他还专门花3000元雇着一个人看守,包吃包住。当他谈起自己的这些“安保措施”时,他觉得自己投入还是简单:“有些人还按着摄像头呢。”

  按照王振兴的说法,这些核桃树被如此看管,只是因为售价高,其实投入的成本,并不高:一棵核桃树苗200元左右,一般都需要嫁接,一枝500元-1000元不等,一棵树嫁接两枝,“自己村里的地,也不要钱。主要的投入是嫁接。”

  根据核桃的品种不同,有的品种一棵树能结果四五十个,有的能达到上百个。核桃树的生长周期3年至5年,也不需要花更多心思去打理,做好防盗工作即可。

  而王振兴说,最近几年种植核桃树的成本,还在逐年降低。“满天星”在2007年刚出来时,带皮2000元一个,因为“那时没几家有这种核桃。现在种的人太多。”王振兴说,“现在树多,产量大,好核桃一年比一年多,总体价格是在降低。以前树苗卖500元到1000元,现在卖200元。”

  赌“青皮”风险大,但也有可能以低价赌到“高品质”的核桃

  核桃为何能卖出天价?

  “你说多少钱,就是多少钱”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,涞水麻核桃最初的宣传是在2003年,当时的麻核桃种类只有鸡心、官帽、虎头三大类,二十多个品种;第二年,加了个狮子头,成了四大类;第三年又增加新种类……如今,“有八大类,上百个品种”。

  品种多,产量也不低,按说核桃并不能卖出高价。但事实恰恰相反,涞水的核桃往往能卖出数千倍、甚至数万倍于成本的价格。

  王振兴说,高价麻核桃基本具有以下特点:老年头、名品种、大尺寸、“绝对儿”以及异形。这里面,人工可操作的就是尺寸,核桃夹子可控制核桃的长相,因为核桃尺寸不量高,而是两棱之间的宽度,往往是差一厘米,价格就翻番,“为了给核桃出价儿,就给核桃美容。”

  这些未摘的核桃,王振兴另作他用——赌。他指着其中一个名为“白狮子”的核桃说:“像这个,赌注得8000元,剥好的话,能卖到一两万甚至更多。”

  人们在赌核桃的品相。品种好,个头大,要是出现三棱、四棱的的异形,价格会很高。

  而对于“绝对儿”的解释,是因为很多人给自己手中的核桃配对儿——模样越接近越好。一旦配对儿时打动买家的心,议价时出现高价的可能就很大。

  “怎么说呢,这个虽然没有固定的价格,但是有个相对的价格。”苏永强说,“坑的都是新入行的。”

  作为买家,买来核桃的用途是什么呢?“倒手赚钱啊,这算是收藏品的一种。可是绝大多数玩核桃的人,都不会把核桃摆在家里。”北京一位文玩核桃买家说,“其实这个市场,没有末端。”

  他说,核桃只是作为交易的一个载体,“是别的东西也行,都是很虚的概念。一个核桃本身的价值,不可能值那么多钱,那么,你说多少钱,就是多少钱。五千买的,一万卖出去,往下再倒手,价格只会越来越高。”

  按照这样的概念,现在的买家、卖家都是在倒核桃,真正意义的买家很少。“大家错误地估计了买家的人群数量。”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买家说。

  但他并不认为这里面有泡沫和危机,“种树肯定赔不了钱,只是挣多挣少的问题。”他说。“赔钱的,是核桃砸手里卖不出去的那些。”

  一个接触过种植户李旺的买家告诉记者,李让他看一对儿25万的核桃,李旺告诉他,这对儿核桃:“18万有人买,我没出。”

  他当即提出李这对儿配对配的不太好,并拿出一只更好的配对,并表示愿七万卖给他时,李很快拒绝。

  “其实很多人都是在那儿喊。”苏永强说由于这行买卖入行门槛很低,所以,“很多人都是抱着撞大运的投机心理。”